八千只神经蛙

Extraordinary Tales

最近参加了一场以爱伦坡为主题的恐怖动画电影展映,影片制作精良,阵容强大,非常不错~


这部影片有五个小故事,每一个故事都改编自爱伦坡的同名短篇小说,恐怖而不庸俗,夜半回味,寒意逼人。五个故事,五个不同的动画风格。配乐从始至终比较连贯,很大气,又有点哥特。在黑黢黢的展厅里,大屏幕配上音效十分震撼。。。记得还是初高中时为了学英语才读的爱伦坡,一本双语小书,几个故事而已。不得不说坡的恐怖短篇真的逼格满满(什么形容。。。),不卖弄感官刺激,更多是一种精神恐怖。有几个故事完全是围绕一般人眼里的严重精神过敏+神经病展开的,如果在人比较脆弱的时候看,大概会对理智产生伤害。。。(某些克苏鲁的衍生故事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。。)


影片制作人Raul Garcia表示他看了很多基于坡的影视改编,感到没有一个能传达坡的恐怖精髓,所以他想自己来拍一个试试。于是乎他带着自己的团队操刀,拉资金,请大牛旁白,同时积极尝试各种不同风格,前后花了九年才制作完毕。虽然它展映在不起眼的小角落里,被各种大制作的光芒遮盖,但是Rual表示他乐于服务小众群体,并且正在积极探索恐怖动画电影的市场可能性。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引路人,以本片为引子,得到足够的支持后,未来可以制作一些恐怖动画大片。好吧,我觉得这种类型真不好赚钱,因为恐怖片毕竟不是大部分观众的胃口,更何况用动画表现。。。这个制作主要算是个人爱好,毕竟一些搞艺术的私底下偶尔会对恐怖/惊悚/重口的东西有小小的craving,一点也不奇怪(?


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b站找到高清中字资源,请戳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117371/ 不了解爱伦坡的可以当个入门,读过原作的可以重温之~


顺便分享几张截图,因为画面真的太美好啦~ (当然只是制作意义上的XD)


片头与转场:

(化身乌鸦的坡和坟地儿石像们谈诗,谈死亡~)


故事一:厄舍府的崩塌


(关于这个故事的制作有一件趣事。它的旁白是谁呢,就是Christopher Lee爷爷!!!据说Raul当时想着一定要找李爷爷旁白,那时候李爷爷已经八十九岁了,一开始他知道Raul的请求时他是拒绝的。。。可怜爷爷总是和恐怖片脱不开关系,而且他那个时候正忙着鼓捣重金属。。。但是Raul给爷爷看了动画手稿后,打动了爷爷,他就同意了(Ok,let's do this. =,=)但是!爷爷不愿意离开伦敦的家,于是乎制作组只好在他家厨房里搭了录音棚,爷爷穿着睡衣端着咖啡就上了。。。李爷爷你不要太潇洒啦!)


故事二:泄密的心

 (本故事的旁白来自一张翻录磁带,所以整个讲述一直充满沙沙的噪声,但自带噪音的独白反而很适合这个神经质的故事,画风也是。字幕有点小问题请无视。。。因为黑猫与它相似,所以制作时没被包括进来)


故事三:弗德马先生案例的真相

 (对这个风格特别来电。。。用色也666)


故事四:坑陷与钟摆


(旁白是《潘神的迷宫》的导演。人物3D有些僵,效果不太好。。。)


故事五:红死魔的面具

(画风特别棒)


截图就是以上了~ 


话说爱伦坡在四十岁时便神秘的死去,死因至今还有很多争议。这短短一生,缺少爹妈疼,也没有长久的爱人,又贫穷又不太平,还酗酒,他的精神状态是不能好了。。。也的确有人说他是因为抑郁而自杀。潦潦倒倒凄凄惨惨,真的很可怜。。。精神的纠结痛苦,到了极限,往往令人万念俱灰,生活中阳光的部分是寒冷的,阴影的部分则越发浓黑深重。一点点异常都能被无限放大,被赋予某种未知而恐怖的起源。。。难说坡在自己的生命中是否经历了许多这样的时刻,并将癫狂发之小说中,否则那些描写怎么会真实又病态到如此。。。不禁感叹,又是一个生前痛苦,死后被铭记百年的人。身后的荣誉不能接济活着的痛苦,永恒的不过是一个名字,一串符号。而作为情感载体的人,已经再不可能归来了。平凡如我们,还是珍惜眼前拥有的,好好活着吧。。。希望大师在天国能够安好,从现在起再过百年,作品仍然历久弥新。♥

评论(2)
热度(23)
心在托老圈/偶尔画画/内容不定/不常登录/Can't go anywhere without my wonderful towel.

关注的博客